运用也得心应手

时间:2018-08-06 00:51

  郑珺月在家族的五星级酒店里,不太像个老板,倒更像个邻家女孩。办公桌有一只老虎艺术摆件,椅子上放着一个卡通老虎靠垫。1986年出生的她属虎,年轻得让人羡慕,长着一张爱笑的娃娃脸。

  她是一名“创二代”。父亲郑大清,四川仪陇人,新疆天地集团董事长,各种富豪榜上的常客,不过他更令人尊敬的是慈善事业,早在10年前,郑大清在社会公益事业及教育上的捐赠已达2.07亿元,排名胡润2006中国慈善家榜第38位,成为川籍企业家中的“最慷慨”者。

  她的母亲赵小红,同样大名鼎鼎,新疆七一酱园集团董事长,拥有中华老字号“七一酱园”,集团产业涉足酿造、商业、房地产、旅游、金融投资等。

  在父母的光环之下,郑珺月不可能像普通女孩那样简单地工作、生活。从四川大学毕业后她先是回到新疆,在家族企业历练了3年,然后重返成都,出任世外桃源酒店总经理。这座投资16亿元的豪华五星级酒店,只是其家族分布全国各地的产业之一。

  郑珺月在新疆出生、长大,但她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,而是从小见证了父母创业走过的艰辛历程,也亲眼目睹了他们的成功。

  1985年,父亲郑大清离开四川老家前往新疆闯荡,从建筑小工做到包工头,早期一直艰难打拼。在郑珺月童年的记忆中,一间68平方米的房子最多时住了20多人,每天晚上都要打地铺。为了节约每一分钱,父母从老家带出来的兄弟姐妹都挤在一起生活。

  后来父亲成立了公司,生意越做越大,生活条件渐渐好转,但郑珺月过得仍和普通人家的孩子没太大区别。由于父母忙于生意,每天早出晚归,从小郑珺月就学会了独立。她至今记得父亲常说的一句话:“没时间管你,你自己搞定!”

  父亲“不管她”到了什么程度?郑珺月说,上初中时有一天父亲突然心血来潮要去接她放学,结果自己等到天黑都没等到她。原来,父亲到小学去接她了,他已经忘了女儿早已经小学毕业。

  与许多“创二代”一样,家族传承的压力让郑珺月从小就有体会:小学起父亲就让她接管家庭开支,每一笔账都务必清清楚楚,年底还要召开“家庭年终总结会”;在她7、8岁的时候,就经常被父亲带进公司,坐在一边旁听公司开会;在10几岁的时候,她就被要求在公司年终大会上发言……

  但郑珺月并不算“乖乖女”。她说自己小时候相当顽皮,还有过多次逃课经历;学习也不算优秀,中上水平,看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书。好在她足够聪明,高中还跳了一级,只读了两年就考取了四川大学,这让父亲在朋友面前颇有些得意,“你们看我女儿,逃课也能学习好。”

  大学时期的郑珺月早已衣食无忧,但几乎没有同学知道她的身份。从大三起,她就开始外出打工,父亲对她的要求远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苛刻:去五星级酒店应聘,找三家不同的酒店,每家待满半年,从最基层干起,通过自己的努力做到管理岗位,才有资格回家里的酒店上班。

  带着父母骨子里的商业基因,年轻的“继承者”郑珺月还未走出校园就踏入了职场。她先后应聘进入香格里拉、洲际、索菲特等成都酒店,并分别在三家酒店打工半年。

  回忆起当年的打工经历,郑珺月至今记忆犹新:“第一次应聘就要求有工作经验,我还在上学哪有什么工作经验?我就硬着头皮去面试。好在家里有酒店,我从小就见过,面试的问题都回答得挺好,就顺利过关。”

  不过打工经历比想像中更辛苦,早上5点半要到工作岗位,郑珺月只好凌晨4点就起床;穿上高跟鞋一站就是一整天……在基层岗位,她学到了很多东西,并通过自己的努力,顺利升到管理岗位,达到了父亲最基本的要求。

  打工生涯结束后,郑珺月回到乌鲁木齐休假,到自家的东方王朝酒店住了一周,很快发现酒店存在的不足,于是她决定待一个月看看。“那一个月我没有出酒店,每天都在酒店里转圈,还要翻看历年来的入住率、财务数据。”

  一个月后,郑珺月拿出了一套酒店的整改方案,并一项一项与分管负责人沟通。在国际五星级酒店打工的眼界和视野让大家刮目相看,方案获得了肯定和认可,并根据她的提议着手大力整改。

  一个月结束,郑珺月没有离开东方王朝酒店,直到半年后她也还是没有离开。虽然她当时并不是酒店的管理者,父亲也从来没任命她,但员工们已经高度认可了她。自然而然,她开始接手管理东方王朝酒店,第二年酒店营业额大幅增长了30%。

  郑珺月负责管理乌鲁木齐东方王朝酒店有3年时间,直到接受更重大的任务——成都,家族全新筹备的五星级豪华酒店在等待她。

  公司表示,通过战略合作,国星光电可最快获得公司技术支持与服务,享有公司最具性价比产品供应;公司成为国星光电优秀供应商,成为国星光电LED芯片的主要供应商之一;双方各方面信息共享,互相支持,共同促进双方品牌价值提升,扩大市场占有率;在协议期内,对于其他项目合作,双方优先选择对方为合作伙伴。

  2014年8月3日,中国第一家汉唐文化主题酒店成都世外桃源酒店盛大开业,并请来明星范冰冰助阵。但开业前一天突发意外,因相关负责人缺乏经验,导致只明确了明星出场,却没有落实出场后的系列细节。

  紧急救场的郑珺月亲自与经纪人重启谈判,最终敲定所有细节,一直忙到当天凌晨4点才全部搞定。最终开业庆典有惊无险,圆满成功。而今天的世外桃源酒店也不负重望,开业不满两年,在豪华酒店竞争激烈的成都已经声名鹊起,入住率远超预期,吸引了大量回头客。今年4月,酒店还成功加入了著名的金钥匙国际联盟。

  此外,世外桃源广场的甲级写字楼入住率也高达93%,创造了成都写字楼的一个奇迹,并吸引了包括京东在内的知名企业入驻。

  与所有的“创二代”一样,郑珺月也需要面对强大的父母,但这并没有让她无所适从。而且,面对今天与父辈时代已经不同的商业格局,这些年轻的“继承者”正携带新的活力与商业模式,为传统行业注入新鲜血液。

  在成都世外桃源酒店、世外桃源广场走上正轨之后,郑珺月又接下了新任务:一是肩负家族在成都所有项目的担子;二是全面接手百年老字号“七一酱园”走出新疆的重任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“七一酱园”是新疆为数不多的中华老字号之一,源自“吉美丰”酱油坊和“义兴泰”醋作坊,已有上百年悠久历史。早在1999年,郑珺月的母亲便出手成功改制七一酱园总厂,但这个老字号长期处于西部一隅,市场主要集中在新疆。

  “这么多年七一酱园在新疆发展,其实也做得挺好,但我并不满足。”郑珺月说,“七一酱园”酱油、食醋等系列调味品的原材料全部产自新疆,酿造基地也设在新疆,保证了其高品质。“我非常看好这个中华老字号,它完全可以走出新疆,在全国市场占有重要一席。”

  郑珺月的眼光不无道理,调味品细分市场还有很大发展空间。最近五年,中国调味品市场复合增长率超过18%,即使在2015年食品饮料行业增长普遍下滑至个位数的情况下,调味品市场依然保持了10%以上的高速增长。

  郑珺月成立了七一酱园成都分公司,准备从调味品重镇成都出发并逐步走向全国。目前,尚未大规模推广的“七一酱园”系列调味品已经进入部分商场超市,开始攻占成都人挑剔的味蕾。

  比起相对传统的父母辈,像她这样的年轻人,嗅觉更加敏锐,视野更加开阔,对各种创新的商业模式、互联网营销手段的敏感度更高,运用也得心应手。据介绍,“七一酱园”的推广模式也将有别于以往的传统“打法”,比如将更多利用互联网运作。

  在郑珺月这样年轻的“企二代”一步步上位的时候,许多企业创始人正在渐渐老去。对于中国大多数民营企业来说,创始人将企业交到血脉相承的子女手中,再辅以父辈老臣,仍是最为普遍的现象。

  曾经的亿万富豪郑大清正渐渐远离家族企业的中心,他其实还不到60岁,但已经开始向第二代交棒,包括郑珺月和她的哥哥。郑大清自己则去重拾年轻时的爱好,比如他热衷于各种发明创造,其中一项“森林城市花园”的发明专利将在成都落地;再比如他长期热心的公益慈善事业,郑大清在四川、甘肃等地捐建的公路桥梁目前已达99座之多。

  杜学明是松贡水村人,现在是辉县市房屋征收办公室主任、市场管理局局长。在杜学明的印象里,王来喜找自己的目的很明确,“就是想找投资,让人知道松贡水村是个美景很多的地方。”

  郑珺月:应该是这样。像我就比大多数创业者幸运,因为不必再经历白手起家的艰难打拼,而且从小有父母作为商业启蒙老师,这比自己完全从0开始要好得多。我从小就接管家庭财务,父母可以说用心良苦。当然,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努力,现实中也确实有失败的第二代。

  成都商报:父母都是著名企业家,是否会感觉压力很大?他们把企业传承到子女手中,是否会感受到责任重大?

  郑珺月:父母的光芒有时候让我个人觉得压力挺大的,但更多的还是责任吧。比如整个家族企业光员工就有7000多名,他们跟着我们,企业发展得好,他们才能更好,想想责任就挺大的。

  成都商报:现在一些知名企业出现了第二代不愿接班,创始人不得不考虑职业经理人的情况,你如何看待第二代接班与职业经理人?

  粒状滤料去除水中悬浮杂质主要属于迁移机理和附着机理,滤床过滤效率与单位滤池面积的滤料颗粒总表面积有关。而总表面积与L/d成正比。所以近几十年,国外很重视提高L/d的比值。

  郑珺月:对于大多数企业家来说,最希望看到的还是将企业交接到子女手中,只有当子女不愿意接手时,再考虑寻找职业经理人。我很喜欢从事的工作,从没想过要放弃这份事业。

  郑珺月:父亲早年也曾遭受重大失败,几乎破产。记得那是一年冬天的晚上,他甚至在铁轨边坐了整整一夜,顶着大雪,上半夜还想寻死,但下半夜又开始重新计划人生。我不知道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,会怎么考虑,但我认为人生难免会遇到低谷,你能承受多少挫折,决定你能走多远。成都商报记者 李伟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