滕博会

时间:2018-08-02 01:52

  @零红蝶:联想Yoga 720,当时图得是360度旋转,但买回来发现然并卵,做工还渣的不行,打算用一年出了换个“苏菲”。

  他死了,她抑郁而终;他只身逃出鸟笼,她的哀号却唤回了他。他们是两对鹦鹉,然而他们不离不弃、生死相随的恩爱故事却让人唏嘘不已。昨日,鸟主人徐南宁和几位目击者,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数日前的这两对鹦鹉的感人恩爱故事。

  徐南宁是丰都县名山大道中恒体育场世外桃源酒店的老板。今年2月8日,徐南宁花50块钱为8岁的女儿买回一雄一雌两只鹦鹉,同行的亲家李端也为儿子买回了同样的一对鹦鹉。

  2月26日中午,徐南宁家里来了很多客人。这对漂亮的鹦鹉当然成了孩子们的最爱,大家围着鸟笼议论不停。一位小男孩实在好奇,便打开鸟笼要伸手进去抚摸鹦鹉,那只较大的雄鹦鹉扑腾一下就飞出了鸟笼,飞到了公路对面的电杆上停下。

  “唧……唧……”雄鹦鹉突然飞走后,徐南宁见状立即关上了鸟笼门,笼中的雌鹦鹉却上下跳跃,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声。她就一直这样叫着,朝着电杆的方向。雄鹦鹉也再没起飞离开,而是站在电杆上,回望着笼中哀号的雌鹦鹉。徐南宁将鸟笼放到了阳台上,他希望雌鹦鹉能唤回出逃的雄鹦鹉。

  当时也在场的曾兴国说,半小时后,这只雄鹦鹉真的飞了回来:他盯着鸟笼里的雌鹦鹉一边发出叫声,一边围着鸟笼来回打转,不知是想回到笼中,还是想救出雌鹦鹉。雌鹦鹉也惊喜地凑到笼边,与雄鹦鹉隔笼相望,叫喊着,并在笼子里打转。徐南宁的妻子肖映红见状,找来捕鸟的网子,一下就网住了站在笼外的雄鹦鹉。可当她要伸手去抓时,小家伙却趁着鸟网的缝隙嗖地飞了出去,不过他依然停留在电杆上,并回望着笼中的雌鹦鹉。雌鹦鹉则倚靠在笼边,向着雄鹦鹉发出更加绝望的叫声。

  抱着一丝希望,徐南宁将鸟笼放到阳台僻静的一角,让服务员曾海涛观察鹦鹉的动向。雌鹦鹉不停地发出叫声,而雄鹦鹉站在电杆上望着鸟笼,也不断地回应,一步也没离开。

  足足两小时后,曾海涛说,雄鹦鹉大约发现没人了,于是放松了警惕,又飞回鸟笼边。这下,雌鹦鹉异常兴奋,再次凑到鸟笼边,叽叽喳喳叫喊着、跳跃着,追赶着笼外的雄鹦鹉,生怕他再次离开自己。雄鹦鹉也发出叫声,就像在安慰雌鹦鹉一样:别慌,我会想办法的。

  两只小鸟不知围着鸟笼转了多少圈,雌鹦鹉似乎没有了先前的恐惧,只是眼巴巴地望着笼外的雄鹦鹉,羡慕着他的自由。这时,雄鹦鹉的眼睛不再是看着雌鹦鹉,而是盯住白色的鸟笼,并用嘴啄了一下笼子后发出叫声,然后接着又啄鸟笼。雌鹦鹉似乎也明白了对方的心思,随即也开始用嘴啄鸟笼。

  难道他想帮雌鹦鹉出逃?曾海涛赶紧叫来服务员谭波、徐南宁以及七八个顾客,大家平心静气地盯着这对鹦鹉的一举一动。两只鹦鹉走走停停,呼叫着,不时用嘴啄着鸟笼。大约过了一小时,他们终于来到了鸟笼门边。雌鹦鹉盯着门看了好一阵子,然后用嘴啄了啄,居然就啄开一条缝隙,这样来回又啄了四五下,她突然发出一阵长长的叫声,似乎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样。接着,他们围着这扇门一阵猛啄。雄鹦鹉后来居然咬住了门闩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……门 闩一节一节地被拔高,笼门的缝隙也越来越大,最后,雄鹦鹉竟然钻了进去。

  服务员谭波赶紧跨上前去,关上了鸟笼门。徐南宁说,好几天了,雌鹦鹉似乎一刻也离不开雄鹦鹉,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,生怕“爱侣”再次离开。

  李端回忆说,鹦鹉买回家后,儿子爱不释手,成天围着鸟笼。腊月二十八日下午,小家伙居然打开鸟笼伸手去捉鹦鹉,结果雄鹦鹉飞了出来。小家伙急了,赶紧关上鸟笼,接着关上门窗,开始捕捉出逃的鹦鹉。折腾了好半天不成功,小家伙一急,顺手拿起地上的拖鞋猛地砸了过去,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鹦鹉。雄鹦鹉挣扎着发出一阵叫声掉落地上,笼中的雌鹦鹉凑了过来,看着地上的雄鹦鹉跳跃着也发出叫声,似乎在抗议李端儿子的行为。一会儿,雄鹦鹉眼睛闭上慢慢地不再动弹了。李端老公见状,拾起死去的鹦鹉走向房外。看着雄鹦鹉被拿走,雌鹦鹉叫着扑腾了好几下。

  接下来,雌鹦鹉也没了动静,看上去很伤心颓废的样子,整整一下午不再发出叫声,也未挪动身子。直到晚上9点,李家人才发现,这只雌鹦鹉也离奇地死了。李端感觉很不解,难道雌鹦鹉是因雄鹦鹉的死而抑郁而终的吗?